首页 - 参考消息 - 环球时报 - 中印边境 - 参考摘要 - 环球摘要 - 国际新闻 - 军事频道 - 科学频道 - 科技频道 - 财经 - 健康 - 手机版 - 标签

基辛格:“我喜欢乔·拜登这个人”

参考消息 2020-11-11 08:58:18

德国《世界报》网站11月8日刊发对亨利·基辛格的访谈,题为《“我喜欢乔·拜登这个人”》。全文摘编如下:

亨利·基辛格1923年出生于菲尔特,担任过多位美国总统的外交政策顾问。他讲话一如既往的冷静、专注,具有近乎令人入迷的分析能力。他从纽约连线,与阿克塞尔·施普林格公司董事长马蒂亚斯·德普夫纳等人进行对话,这也将6日在巴黎举行的《世界报》经济峰会推向高潮。此次峰会云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政治家和企业家。这番谈话在6日进行,当时乔·拜登被认为极有可能获胜,但尚无百分之百的把握。

马蒂亚斯·德普夫纳问:这次选举将对美国人民产生什么影响?对欧洲和跨大西洋关系意味着什么?

亨利·基辛格答:与选举有关的最重要问题或许是总统——不管他是谁——能在多大程度上使美国人民重新团结一致。从目前看,失败的党派会提起诉讼或提出法律问题。我们的制度使我们有机会将这项争端问题诉诸法庭。最终,新政府的紧迫任务将是就未来的问题达成某种程度的共识。

问:但在两党之间极度两极分化的政治氛围中,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

答:美国总统的主要任务之一将是检验决策过程正常运转是否得到了保障,以及是否有可能组建一个适当的超党派的内阁。

问:您对此是否乐观?

答:我对在可预见的将来实现这一目标充满信心。我与拜登相识数十年,虽然在一些政治问题上,我与他意见不一致,但我知道他不是那种为了贯彻自己决定无所不用其极的人。美国的根本问题是要掌控内政争论;人们必须明白,我们面临的实质性问题不可能在一个任期内解决。对于这些问题,美国人民将不得不无限期地讨论下去。

问:您对外交领域有何期待?

答:一个重要而复杂的问题是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它包括两个重要方面。其一是关于中国的增长,它正在自然而然地导致全球力量对比的改变。其二,(美中)当然存在意识形态上的差异。未来的问题将是意识形态冲突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美中关系。中国经济和军事能力的提高是一回事,但这些能力已经发生了本质变化。

问:您指什么?

答:比如我们来看一下贸易关系:当以全球重要平台为基础运营的技术巨头相互对峙时,还有可能通过谈判解决问题吗?是否会出现消灭对手的趋势?或者说,是否有可能制定经济协议,通过平衡力量关系实现对这些平台的跨国控制?这对美国和中国来说尤其重要。无论如何,技术发展都将使遏制军事冲突变得极其艰难。

问:您期待拜登总统在外交领域提出哪些措施和倡议?

答:如果拜登成为总统,可能会重新评估对伊朗政策,特别是会尝试将对伊政策纳入全面的中东解决方案中。所以,我们将在美国看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的开始。我相信,我们一定能解决上述提到的问题,取得进展。美国应注重共同的价值观和目标,而不是一个阵营对另一个阵营的胜利。

狂踩
(4)
36.4%
点赞
(7)
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