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参考消息 - 环球时报 - 参考摘要 - 环球摘要 - 国际新闻 - 军事频道 - 科学频道 - 科技频道 - 财经 - 健康 - 手机版 - 标签

环球:兰德公司流行病学家称对华旅行禁令带不来真的安全

环球时报 2020-02-18 07:53:42
黄志环在美国众议院的一场听证会上发言。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赵觉珵】新冠肺炎疫情“拐点”何时会出现?“消灭”病毒都有哪些方式?一些国家实施的“旅行禁令”是否必要?就这些热点话题,《环球时报》记者近日专访了美国兰德公司亚太政策研究中心流行病学家黄志环(Jennifer Huang Bouey)。黄志环是兰德公司唐氏讲席教授、中国项目主任,2月5日,在美国众议院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听证会上,她提醒美国政府及时援助和支持中国抗击疫情的重要性,以及应努力减少对来自中国和武汉的人群的歧视。

“消灭”新冠病毒的6种可能方式

环球时报:现在议论“拐点”的声音很多,您认为该怎样定义一种流行性疾病的“拐点”?新冠肺炎疫情的“拐点”可能会在何时到来?

黄志环:大众眼中的“拐点”一般是看病例报告的数量是否有下降。但从流行病学专业的角度,我们说到了“拐点”是指基本传染指数R0<1,即平均一个病人能感染的人数小于1人。目前,世卫组织认为新冠病毒的R0在2~2.5之间,由于许多轻症感染者未被追踪到,所以这个指数实际上可能要更高些。

要把R0控制在1以下,同时感染者还能够治愈,我们才真正可以说这场疫情到了“拐点”。考虑到新冠肺炎筛查、治疗上的复杂因素,我认为短期内还无法说“拐点”已经到来或很快到来。

环球时报:我们可能通过哪几种方式最终“消灭”病毒?

黄志环:第一种可能是研发出有效的疫苗。第二种是找到有针对性、效果很好的治疗方法,保证一个人一旦得病,可以很快治好,或不再传染,这样也可以让R0降低。以上两条路我们都在走,但都有比较大的难度。

第三种是,一旦发现感染者就马上隔离,阻隔病毒感染更多人。目前这是我们采取的最主要措施,但这一方法有一个局限性,即一些没有明显症状的病人很难筛查出来并进入隔离系统。

还有一种可能是,病毒慢慢在环境中不再能存活,比如温度升高也许会降低一部分病毒的活性。这种可能是存在的,但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

第五种是,随着病毒的演变,人群本身逐渐对其产生免疫力,最终该病毒变成一种和人类长期共存、不会造成太大危害的疾病,即英语中的“endemic”,这样也将不再是一个大型公共卫生安全问题。比如2009年的H1N1病毒,虽然传播力很强,但随着病毒的演变和人群本身免疫力的产生,最终这一病毒和季节性流感已经没太大区别,以至于疫苗研发出来后,很多人都不愿意去打。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