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参考消息 - 环球时报 - 中印边境 - 参考摘要 - 环球摘要 - 国际新闻 - 军事频道 - 科学频道 - 科技频道 - 财经 - 健康 - 手机版 - 标签

国际:对东西方来说 新冠疫情改变了什么?(2)

观察者网 2020-09-06 09:30:00

应该说,特朗普的极端表现有其性格因素,也有选举的原因,但根本还是中美不同的表现高度强化了长期存在的危机感,以至于颇有图穷匕现的味道。对于今天的美国,有位知名的自由派学者点评的还是相当到位:

“实为一群依旧生活在列强时代与冷战政治中的老不死幽灵登台,虽不乏对于当今世界政治图景与文明变局的现实判断,却同样缺乏历史感,短视而贪婪,根本开出了误诊处方,反将早年裙带资本权贵的重商主义国策与基于唯我独尊、掠夺成性的帝国主义式傲慢偏见与粗鄙蛮横,赤裸裸的讹诈,尽兴抖露无遗,展示了一个文明衰败的疲惫帝国狗急跳墙式的晚期症状。”

虽然中美关系逆转早就从2009年开始,但2020年的中美冲突格外不同的一点是扩散到了价值观的载体社交应用软件层面上。即美国极其罕见的对一个虽然来自中国但又独立在国外运行的大众分享和交流软件TIKTOK的打压。

几年来,我在各国各地演讲和交流时,遇到最多的质疑是中国制度这么好,有四个自信,但为什么要禁止脸书、推特和谷歌,网络也没有开放?

其实很多人不了解,即便在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也并没有完全不受限制的自由,相反,一切都在资本和政府的掌控之中。没有人比西方更懂得话语权和价值观之争,这也是西方在全球范围内不遗余力传播所谓“自由”、“民主”,搞颜色革命的出发点。

对待国内也是如此,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还在搞种族隔离,欧洲还在搞殖民主义,东方国家在话语权上占据上风。那时的美国就搞麦卡锡主义,全国建立“忠诚审查委员会”,政府雇员人人过关。这种审查之风也包括私营企业,到1958年,美国每5名员工中就有1名需要接受某种形式的忠诚审查。而且由于所谓保密原则,绝大多数人无法获准对质,也无法得知是谁在控告他们。在很多情况下,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指控了。

凡是愿意为这些受害人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事务所,则被FBI重点攻击。左翼全美律师行会的成员是少数愿意接手与共产主义关联案件的人,导致行会成了胡佛的攻击重点。该组织的办公室在1947-1951年曾被FBI盗窃了至少14次。

整个社会黑名单盛行,仅好莱坞黑名单就长达300多人,著名演员卓别林就因为同情共产党居然被驱逐出境。在被委员会问询的第一轮证人中,有10人拒绝合作,他们被称作“好莱坞十君子”,并引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保护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权利,认为他们可以获得法律保护,没有必要回答委员会的质询。结果十君子被控蔑视国会,投入了监狱。当时的氛围正如演员拉里·帕克(Larry Parks)说的,他们面临的选择“要么从泥潭里爬过去,要么成为告密人”。

狂踩
(2)
3.4%
点赞
(57)
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