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参考消息 - 环球时报 - 中印边境 - 参考摘要 - 环球摘要 - 国际新闻 - 军事频道 - 科学频道 - 科技频道 - 财经 - 健康 - 手机版 - 标签

梁韦诺:香港不能且不应“去殖民化”?(3)

观察者网 2020-10-17 11:14:11

在语文政策方面,英国殖民者用英文教育取代母语教育,以法律及行政手段打压本地人的母语生存空间,达至民族分化的目的。建国后,新加坡政府取消歧视母语的政策,将英文、中文、马来语及泰米尔语列为官方语言,四语平等,制定内容统一的教科书、课程标准、考试制度及资格文凭。

1966年,新加坡政府开始实施双语政策,决心将语文政策作为建构核心价值及社会共识的工具。在双语政策下,学校教授英语作为第一语言,并采用英语作为主要的教学语言。其他三种官方语言为主要族群的母语,学校则教授该等语言为第二语言。所有学生须按其种族学习一种母语。

双语政策的初衷是以英文为谋生工具,维持新加坡在各个专业的优势;母语则保留各民族的文化价值观,以此坚持多元民族政策,各民族在语言、宗教及教育上维持平等地位。

需要注意的是,新加坡与香港存在本质上的区别,不能同一而论。新加坡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而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国家对香港实施“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基本方针政策。因此,新加坡的例子只能用作参考,让我们理解“去殖民化”的原理,而推行“去殖民化”的措施及过程不能生硬地套用在香港之上。

香港“去殖民化”的特殊性

虽然英国在香港实施殖民统治,政治经济权力由英国人或企业所控制,但香港本身并非殖民地,而是作为列强侵略中国、使中国沦为半殖民地过程的一部分,是中国无法对其行使主权及治权的被侵占地。因此,1972年香港被联合国从殖民地名单中剔除。

与其他殖民地的经验不同,香港并非以独立或自治的形式来结束殖民,而是以回归祖国的形式。另外,在中英双方协商下,香港经历了平稳温柔的“过渡”来结束外来政权统治,而非激进暴烈的“解放”。换言之,平稳有序回归祖国是香港结束外来政权统治的特殊性。

基于香港的特殊性,其“去殖民化”的目标并非建立“本土意识”,更非不伦不类的所谓“香港人主体性”或 “香港民族”等身份认同,而是要解决殖民主义在思想及心灵上造成的扭曲(如日本左翼作家尾崎秀树所说的“丧失祖国”与“白痴化”),使香港人重新认识及认同自己属于中华民族的一份子,从心理上重建民族尊严感。

然而,当时香港社会的主流共识是“维持现状”,而七十年代昙花一现的“反殖”意识并没有成为主流。因此,在过渡期内,为了保持稳定,尽可能减少变化,香港“去殖民化”工作并未全面开展。

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及生活方式,以及原有的法律制度得以保留。英治时期的政治架构、公务员队伍、教育制度及社会福利制度等亦“继承”下来。在英治时期制订的法律,政府只透过对条文内各种体现英国殖民管治的提述(例如:“女皇陛下”、“联合王国”和“英国属土”等字眼)作出适应化的诠释,并未直接修改相关字眼。

狂踩
(34)
59.6%
点赞
(23)
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