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参考消息 - 环球时报 - 中印边境 - 参考摘要 - 环球摘要 - 国际新闻 - 军事频道 - 科学频道 - 科技频道 - 财经 - 健康 - 手机版 - 标签

亨利·基辛格:我们的工作不应当是去驯服中国

观察者网 2020-11-21 11:08:15

导读:11月16日晚,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与彭博合作举办的2020年“创新经济论坛”线上视频会议上,彭博社总编米斯伟对话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博士,探讨在接下来阶段中美双方如何应对双边关系。观察者网翻译对话实录,供读者参考。

亨利·基辛格:我们的工作不应当是去驯服中国

【翻译、编辑/观察者网宁栎、凯莉】

米斯伟:基辛格博士,非常感谢您再次参加彭博社“创新经济论坛”。之前您和我共同参与的一次讨论中,谈到今天会议小组应该聚焦于哪些问题。我们期待这次的讨论能媲美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正是那场多国领导齐聚一堂的会议在欧洲创造了一个世纪的和平。您的第一本书题为《重建的世界》,就是关于那次维也纳会议。对于中国和美国而言,要保持长久的和平,您认为必要条件是什么?假定总统会是乔·拜登,如果可以这样称呼的话,您认为他需要做什么?

基辛格:我认为首先美方需要和中方领导人开展对话,探讨需要努力尝试预防什么?两国领导人要商定,无论有什么其它冲突,都不会走向军事冲突。同时,双方商议形成制度化的架构,(在这个架构里)中方领导人和美国总统分别指定他们信任的高层官员代表他们与对方保持联络沟通。在讨论完需要避免的冲突之后,我们可以讨论需要共同达成的目标。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此前从未遇到过体量与本国相当的国家。这是(中美两国)首次经历,而我们必须防止双方滑向冲突,希望双方能做出一些合作的努力。

米斯伟:去年的“创新经济论坛”上,您(把两国关系所处的位置)描述为“冷战的山脚下”。目前来看,您认为我们是否在进一步往山上爬?

基辛格:我认为目前我们在山路上,而这个进程不应当继续下去。

米斯伟:刚刚您提到了美方应当做的一些工作,您认为中方还有哪些有能力且应当进一步做的工作呢?

基辛格:围绕人权事务产生的分歧。很重要的一点是,双方都要理解对方的敏感点,并不是一定要立马解决这个问题,而是把问题的严重性降低到有回旋余地的程度。基本的历史性问题之一是,美国目前的外交政策是针对一系列严重问题的务实政策,而中方外交政策(的制定)仍然是立足于中国历史上的革命。因此当中美最高领导人会面时,他们不一定是在谈同一个话题。我们美方必须开始理解这些历史性问题,而中方应当理解:重要的不光光是达到目的地,在此过程中的一些节点也要应对。

狂踩
(5)
13.5%
点赞
(32)
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