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参考消息 - 环球时报 - 中印边境 - 参考摘要 - 环球摘要 - 国际新闻 - 军事频道 - 科学频道 - 科技频道 - 财经 - 健康 - 手机版 - 标签

亨利·基辛格:我们的工作不应当是去驯服中国(2)

观察者网 2020-11-21 11:08:15

米斯伟:您认为是否有办法让人们以史为鉴?您觉得中国人对全球化的解读是否和美国曾经的解读一样?

基辛格:中国的历史和美国很不同。美国的历史基本上是连续的成功。中国历史上有很长一段时间屡次陷入危机。美国则很幸运,没遭遇迫在眉睫的危险。中国经常被一些谋划和破坏中国统一的国家包围。美国和中国都有必要去充分了解对方的基本观点,特别是对方关于国家利益的基本定义和原则,这样才能启动对话。我们能从历史学到的是,一旦社会滑向冲突就可能出现重大灾难,尤其是某种矛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反复出现,直到突然爆发。一战就是这么爆发的。当前的问题和过去几十年里应对过的十多项问题并没有本质不同。但以前用过的外交手段,这一次就不管用了。我们要设计新的办法来避免冲突的爆发。当然,任何一方都会捍卫各自的国家利益,这应当予以理解。我们的工作不应当变成去驯服中国。这个问题能够通过达到双方共存的结果得以解决。

米斯伟:在您看来,特朗普是不是加速了美国对华关系的进程?他是否描绘了某种对华立场,他有没有做任何积极推动中美关系的工作,还是说任由中美关系走了下坡路。

基辛格:我认为特朗普更多采取了对抗的方式,而非谈判的方法,但不可能永无止境地进行运用。在(执政)最初阶段,强调美国人对于世界经济演变失衡的深层次关切非常重要。在当时,强调这一点非常重要。但在那之后,我个人倾向于采取更为不同的方式。

米斯伟:拜登圈子里有些人主张,民主国家应该结成更紧密的联盟。在你看来,这种观点是否合理?还是只是一种挑衅?

基辛格:我认为民主国家应当合作,无论其信念支持什么、宣称什么。我认为为了针对某一特定国家而形成联盟是不明智的。但是,在某些情况下,需要结成联盟来预防危险。当然,有史以来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中,美国始终是利益攸关方,这是美国外交政策必须始终牢记的。

米斯伟:在这个问题上,有没有欧洲能做的?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基辛格:目前欧洲面对的待解答的问题是,在与世界其它地区关系的演变中,他们会尝试扮演完全独立自主的角色?还是会认为形成统一的跨大西洋事务立场?这点非常重要。换句话说,欧洲是把自己看成亚洲边缘的一个半岛,还是一个在历史和共同利益上与美国关联(的地区)?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取决于如何回答这些问题。

米斯伟:在您看来,欧洲是否把自己看做美国的跨大西洋的盟友?还是说在召唤中转向欧亚大陆?

基辛格:在我看来,往两个方向发展的趋势都存在。这于欧洲和美国而言素来都是挑战。

狂踩
(5)
13.5%
点赞
(32)
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