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参考消息 - 环球时报 - 中印边境 - 参考摘要 - 环球摘要 - 国际新闻 - 军事频道 - 科学频道 - 科技频道 - 财经 - 健康 - 手机版 - 标签

国际:大选后美国将在外交上寻求“欧洲再平衡” 这对中美关系有何影响

中美聚焦 2020-11-21 11:00:43
大选后美国将在外交上寻求“欧洲再平衡”,这对中美关系有何影响

作者:张云(Zhang Yun),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

美国总统选举竞争激烈。民主党候选人、原副总统拜登当选已经基本确定,尽管特朗普总统拒绝承认并表示要诉诸司法程序,但从目前情况看其论据严重不足,翻盘可能性较小。然而,两位候选人获得的选票数均超过奥巴马当选的票数,且两人选票数极其接近。这一方面反映了美国政治和社会的高度分裂和两极化,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新总统当选后,这种内部对立的弥合仍然任重道远。

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大选后美国外交战略上的动态对国际关系影响极大。拜登在竞选活动中已经明确展示出重回多边主义的姿态,但他并未提及外交战略的重点和优先地区是什么。2009年,奥巴马政府上台后明确提出“亚洲再平衡”战略,笔者认为,从地区重点来说,拜登新政府在外交上将朝着“欧洲再平衡”方向发展。

正如当年奥巴马提出“亚洲再平衡”不意味着美国在外交上会放弃欧洲,拜登的“欧洲再平衡”同样不会放弃亚洲,只是可能将更多精力投入到欧洲地区。因为只有抓住欧洲这个焦点,美国外交才会有较大转机。那么,这个转向对于美国与亚太的关系特别是对美中关系有什么影响呢?

第一,笔者认为,美国新政府的“欧洲再平衡”对中美在多边领域合作的空间扩大、成果增加是一个利好,对缓和中美双边关系的紧张有益。最值得期待的就是在《巴黎协定》履约问题上,中美欧三边共同引领,将为世界各国尽快设立各自的减排目标提供巨大推力。中美欧在WTO的改革和强化上增加合作,将为世界贸易带来更多确定性。中美欧在伊朗核问题上重回多边合作轨道,将有助于为大国协调管控重大地区热点问题积累更多经验。这些通过多边合作发展的互信和协调习惯,反过来又会对中美双边关系产生良性影响。

第二,与此同时也要看到,美国新政府的“欧洲再平衡”也可能对中国产生新的战略压力。欧洲对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做法极其不满,对他在对华政策上一味打压、征收高额关税的反自由贸易原则做法也颇有微词。然而,欧洲对中国在市场准入、国有企业改革等方面的不满与美国是一致的,在香港等问题上美欧立场也相近。这意味着美国的“欧洲再平衡”并不等于其战略重心会从特朗普时代的对华全面打压完全转移。

面对美国外交可能出现的“欧洲再平衡”,如何努力顺应新形势,趋利避害,尽可能地扩大中美欧的合作空间,提高合作质量,就显得十分重要。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狂踩
(1)
12.5%
点赞
(7)
87.5%